科学巨匠钱学森辞世

生前强调艺术教育重要作用值得深思

白喦

    我国航天事业奠基人,“导弹之父”,曾被授予“两弹一星元勋”称号的科学巨匠钱学森于2009年10月31日逝世。据其身边工作人员回忆,钱老晚年一直在思考国家长远发展的大问题。在2005年3月29日的最后一次系统谈话中,钱老特别谈到艺术教育对于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意义,原文如下:

    今天找你们来,想和你们说说我近来思考的一个问题,即人才培养问题。我想说的不是一般人才的培养问题,而是科技创新人才的创新问题。我认为这是我们国家长远发展的一个大问题。

    今天,党和国家都很重视科技创新问题,投了不少钱搞什么“创新工程”“创新计划”等等,这是必要的。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具有创新思想的人才。问题在于,中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和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我看,这是中国当前的一个很大问题。

  最近......我想起我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所受的教育。......

  有趣的是,加州理工学院还鼓励那些理工科学生提高艺术素养。我们火箭小组的头头马林纳就是一边研究火箭,一边学习绘画,他后来还成为西方一位抽象派画家。我的老师冯.卡门听说我懂得绘画、音乐、摄影这些方面的学问,还被美国艺术和科学学会吸收为会员,他很高兴,说你有这些才华很重要,他一方面让我学理工,走技术强国的路;另一方面又送我去学音乐、绘画这些艺术课。我从小不仅对科学感兴趣,也对艺术有兴趣,读过许多艺术理论方面的书,像普列汉诺夫的《艺术论》,我在上海交通大学生念书时就读过了。这些艺术上的修养不仅加深了我对艺术作品中的那些诗情画意和人生哲理的深刻理解,也学会了艺术上大跨度的宏观形象思维。我认为,这些东西对启迪一个人在科学上的创新是很重要的。科学上的创新光靠严密的逻辑思维不行,创新的思想往往开始于形象思维,从大跨度的联想中得到启迪,然后再用严密的逻辑加以验证。......

  一代科学巨匠仙逝,哀恸 、缅怀之余,我们不禁反思:为什么我们那么多年没有培养出像钱学森这样的一流科学家?除了我们的教育基础相对薄弱、教育资源比较短缺之外,是否跟我们的教育观念有关?是否跟我们对艺术教育的认识水平和重视程度有关。

  多少年来,我们在教育发展上视野狭窄,过分追求短期效应,缺乏宏观思维和长远眼光。更有甚者,近年来将教育作为一种“产业”来“发展”。艺术教育在我国更是一度 被冷落,被轻视。即便在课程改革如火如荼的今天,艺术教育似乎得到了重视,但认真审视我国艺术教育的现状,不难发现,这种“重视”基本停留在“艺术”的层次,过分强调其“陶冶情操”“愉悦身心”“文化传承”“培养审美素养”功能,而并未真正付诸于教育实践,这就难免造成不少教育管理 工作者和老师将艺术课程看作是“休闲课”“调节课”,艺术课程至今仍被置于“副课”“边角料”“小三门”地位的局面。

  钱老的现身说法告诉我们,艺术教育在科技创新人才的培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全社会都应该从教育和人才培养的角度,从国家长远发展的高度,明确而深刻地认识到艺术教育到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而不是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在强调发展国家核心竟争力的今天,这种认识显得更为重要,更加现实,并且迫切需要我们付诸行动,给艺术教育应有的地位,发挥其在创新人才培养上的独特作用!

  钱老的这份“遗言”值得所有关心国家前途和命运的人,尤其是教育部门每一个决策者、管理者、研究者、实践者认真思考、深入研究!

摘自《中国美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