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儿童画

                                                       摘自《中国艺术网》四川成都市群众艺术馆 杨青
  绘画是儿童普遍喜爱的一种活动。这项活动在发展儿童智力、对儿童进行美育等方面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一、儿童画的特点
  儿童画有其自己的特点。在创作题材上,儿童善于表现成人所不易注意的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现实与理想的结合,带有很强的想象成份。他们画自己,而画面上的自己经常出现在想象的特殊环境之中,如与外星人、机器人、拟人化了的小动物们在一起。他们没有去过海底和太空,却爱画海底的世界,喜欢描绘天外的世界,在这类画面上,我们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儿童画是现实和理想的结合,如有个儿童画的“水果丰收”竟在一棵树上,挂满了硕大的西瓜、苹果、葡萄、梨子、山楂果等,尽管与生活相悖近乎荒唐离奇,然而充满了想象力,还带有探索未来的神秘气息。儿童画题材的另一特点是对现实生活作稚气的描绘。儿童们画周围的世界:爸爸、妈妈、踢球、放风筝等,带有很强的主观表现成份。我们在儿童所热衷表现的绘画题材里可以看出,在孩子们的心中,世界是美好的,多彩的。
  儿童画在表现形式方面如造型、色彩构图等也有其自己的特点。儿童画好的造型,由于是在自己直观感受的支配下进行的,缺少理性分析,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因此,儿童笔下的形象往往与现实的对象有很大的差距,有时夸张,有时削弱,有时浓烈,有时淡雅。他们不从物体的外貌上追求形体的透视、比例,尽情夸张,却收到意外的效果。儿童画在造型时,还有一些独特的创造。比如人头的仰视是不好画的,这在成人画家处理起来也是感到棘手的,儿童竟以其特殊的方式加以处理。有个5岁的小朋友画看星星的娃娃,把正面的人头反着画,动态感一下就画出来了。儿童的观察力是简单的,他只紧紧地抓住那“动”的特征就行了,别的不去管。抓特征,属于一种整体的观察方法,只有大量去掉非特征性的枝节,才可能从大体上保持住特征,这种从整体观察事物的方法,正是儿童观察事物的突出特点。
  儿童由于生理特征关系和知识局限,在造型上常常不按物体的实际比例进行描绘,他们做不到面面俱到,无法分析物体之间的比例关系。儿童画人,头的比例常常很大,而头上的眼睛也很大。因为儿童看人首先吸引他的是人的头部,在头部上又总是人的眼睛。一个婴儿,当妈妈俯身去抱他的时候,他总是紧紧地盯着妈妈的眼睛,而当他能拿起笔来作画的时候,这种观察方法就从画面上反映出来了。儿童处于发育生长阶段,他们幼小的手缺少强健的肌肉,没法很有控制力的去描绘对象。然而他们又力图控制自己,使笔下的线条自然形成一些有抑扬顿挫的偶然效果及独特的稚趣,讲神似不求形似,使人看后叹为观止。
  儿童画的色彩也具有很强的稚拙味和特征性。儿童对色彩的认识是单纯的,他们很少注意生活中丰富的多层次的灰色调。在他们的眼里,红的就是红的,绿的就是绿的,蓝的就是蓝的,不会将红色从色性分为冷红和暖红色,这些他们不去考虑的。在表现上,他们还大大夸张其色彩的程度,如蓝色的海水,他们可以用纯湖蓝色去表现;而太阳,用大红或朱红去表现,他们对色彩的认识十分执着,没有哪一个孩子肯把大公鸡的冠子画成绿色的。于是,儿童在色彩未经调合的情况下,大胆地使用对比色,用纯度较高的原色取得画面响亮的效果,形成粗犷、明快、朴实、热烈的色彩风格。这种天真稚拙的、跳跃的、富有节奏感的色彩,与它的造型特点有机地统一了起来。
  儿童画的构图别具一格。儿童画多采用平面构图,这样的构图装得多,容量大,便于表现儿童的感受,因为儿童总是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搬到画面上去。为表现树在前面,他们把人画到树的上面,为了表示道路的遥远,把道路画到天上去,显得不合理而又合理,令人咀嚼不尽。他们那自由、奔放、大胆的构图形式,将他们自己痛快淋漓的创作情感倾泻在纸上,也是充满激情的稚拙味。因此,儿童画的造型、色彩、构图三位浑然一体,有机地传达出一种稚拙的美。
儿童画与成人画
  儿童画,由表面看来是不讲什么技法的,它和农民画一样,不讲“画理”、“画法”,逾越了透视、解剖、构图等一般常规,是非“学院”派的画派。
  儿童的绘画语言,炽热的情感,特殊的魅力影响着画坛的成人。许多画家收藏儿童画、临摹儿童画,学习儿童富于活力的造型方法,学习儿童大胆、直率、朴实地表达主观感受。世界知名的大画家如马蒂斯、毕加索、克利、齐白石、关良等均研究儿童的艺术语言进行艺术创作。现代儿童题材画家李平凡、温泉源、陈永镇等人的绘画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儿童画对他们的影响。为什么画家到高级阶段转而去向低级阶段学习呢?这就要去研究一下儿童为什么作画,儿童画在绘画艺术中究竟处于什么位置。
  绘画并非是所有的人都喜爱的一种艺术表达手段,但几乎所有的儿童都喜欢画画,它是儿童智力发展的某一阶段。七岁以前的儿童语言表达能力有限,书面表达能力更谈不上,而现实世界所给予他们的感情冲动使他们迫不及待地抓起笔来,涂抹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于是画起画来。而当他们有了其它的表达能力时,有的人